网站首页 (Homepage)                                      欢   迎   访   问  谢  国  芳  的  网  站  语  数  之  光
Welcome to Guofang Xie's Website
返回 (Return)

外语解密学习法的理论和方法纲要

  ——“一个关键,两个表示,四大方法”

  谢国芳(Roy Xie)

    Email:  roixie@163.com




§一个关键——“音义结合键”    >> 外语学习的“唯物主义发展观”

§二个表示——“声音表示”和“文字表示”    >> 二个表示的主从性、分立性和对称性

§四大方法—— 逆读法、解读法逆听法、解听法


l    一个关键——“音义结合键”

语言是由音义结合的符号——语言符号(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单词)所组成的系统[1]

语言学习的关键在于各语言符号的声音和意义在学习者大脑中的结合即“音义结合键”的强度(“音义结合键”的强度也可以简称为音义结合强度或者音义结合度)[2]

这是语言学习的基本原理[3],外语学习的第一定律。

我们的母语对我们来说,其语言符号的声音和意义的结合无限紧密,我们一听到声音就想到意思,也就是说,我们母语的语言符号在我们大脑中的音义结合强度为无穷大[4],音义之间的“距离”等于零。

而一门你完全不懂的外语在你听来,仿佛是叽里呱啦的噪音,没有一点意义,也就是说,其语言符号的声音和意义在你的大脑中没有任何联系,音义结合强度等于零,音义之间的“距离”为无穷大。

而学习一门外语最基本、最核心(也是最困难的)过程,就是其语言符号(即单词)的声音和意义在你的大脑中的结合——“音义结合键”从无到有地创建、并且(更重要地)其强度从弱到强不断增强的过程。

外语学习的中心任务是尽快建立和不断增强音义结合键。

外语学习法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最快速有效地建立和增强音义结合键。

 

 外语学习的“唯物主义发展观”

如果说一个外语学习者所掌握的词汇构成了其语言官能的“经济基础”,那么这些词汇在他头脑中的音义结合强度(通俗地说,也就是他对它们的熟悉程度)正是该经济基础的“厚度”或者说“发展指数”。

这样一来,我们提出的“外语学习的中心任务是尽快建立和加强音义结合键”的论断,就和“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集中力量发展生产力”的唯物主义发展观同出一辙。

而传统外语教学法的最大弊端正在于违背了这一唯物主义发展观,过分侧重于语法等“上层建筑”的建设而忽视音义结合键这一“经济基础”的增厚[5],从而注定了是事倍功半之策,本末倒置之举。

 

 

l    二个表示——“声音表示”和“文字表示”

语言分为声音表示(phonetic representation)和文字表示(written representation)。

声音表示是以声音的形态呈现的语言内容,比如一个单词的声音表示就是它的发音。

文字表示是以文字的形态呈现的语言内容,比如一个单词的文字表示就是它的书写形式。

传统上所说的听、说、读、写四大语言能力实际上仅仅是语言官能的外在表现,在其背后更内在、更本质的是学习者对语言两大表示的认识和掌握程度,即对声音表示的认识与掌握程度(这决定听说能力)、和对文字表示的认识与掌握程度(这决定读写能力)。

→ 参见 《破解外语听说能力的奥秘》

 

 两个表示的主从性、分立性和对称性

1. 两个表示的主从性

语言的声音表示是本质的第一性的,而文字表示是派生的辅助性的。

2. 两个表示的分立性(两元性)

文字表示和声音表示是两个完全分立的世界,就像数学中的两个维度(如直角坐标的X轴和Y轴) 相互独立。

所谓“聋哑外语”就是文字王国里的巨人,声音世界里的矮子。他们对声音表示的认知和掌握程度远远低于文字表示。

而文盲或者准文盲则是声音世界里的巨人,文字王国里的矮子。他们对声音表示的认知和掌握程度远远高于文字表示。
 

3. 两个表示的对称性(对偶性,同构性)

语言的两个表示——声音表示和文字表示是完全平行的两个世界,其构造完全相同,彼此之间呈现出完美的对称或者说对偶关系:一个表示里有某个东西 X, 另一个表示里就有它的对应物或者说“对偶”X*

比如“读”的对偶是“听”,“写”的对偶是“说”。

在我们的解密学习法中,征服声音表示的两大方法“逆听法”和“解听法”正分别是征服文字表示的两大方法“逆读法”和“解读法”的对偶。我们可以把这一美妙的原则称为“对偶原则” (principle of duality).

聪明的读者在掌握了征服文字表示的两大方法——“逆读法”和“解读法”之后,就可以利用对称性或者说“对偶原则”,自个儿琢磨出征服声音表示的两大方法——“逆听法”和“解听法”,从而轻而易举地解决困扰很多外语学习者的听力和口语问题。 

 


 

 注 解

[注1] 这里的语言准确地说是有声语言,即语言的声音表示,它是语言的本质所在(参见“两个表示”——声音表示和文字表示)。

[注2] 这里的声音严格地说并不是物理的声音,而是指它在我们大脑中的听觉印象,即索绪尔(Saussure)所说的音响形象或者说音型(sound pattern),参见拙著《解密英语——学外语从零点到绝顶的最速路经》第一章和附录A——音义结合键的创建。

[注3] 该原理不但适用于外语学习,也同样适用于儿童学习母语。

[注4] 严格地说,这一论断只对常用词汇成立,并不是我们母语中的所有词汇在我们头脑中的音义结合强度都是无穷大,实际上,有时候我们听到一些生僻的不常用的词语(特别是书面词语),也要愣一下、想一下才明白过来(或者竟不明白),这是因为在我们的头脑中这些词语的音义结合强度相对偏弱(因而音义触发时间较长)的缘故。比如有一次我在电视上的一个访谈节目中听人说了一句 tā jìyú wǒ de wèi zhì(“他 □ □ 我的位置”),当时真没听懂,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中间的那个词是“觊觎”(一个比较生僻的书面词语),我们的母语尚且如此,更怪不得外语了。

 

相关文章:

破解外语听说能力的奥秘  

《解密英语——学外语从零点到绝顶的最速路径》  

和东莞理工大学外语系赵老师的通信

宁波大学英语系某学生的来信和站长的答复  

和上海网友小熊的通信—— 关于“英语学习迷茫”  

一个杭州网友的来信——关于购买《解密英语》一书  

答一个自称为“英语学习失败者”的青年的问题  

 

     上一节

 网站首页

回顶

 回上级目录

下一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