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Homepage)                                      欢   迎   访   问  谢  国  芳  的  网  站  语  数  之  光
Welcome to Guofang Xie's Website
返回 (Return)

外语解密学习法的理论和方法纲要

  ——“一个关键,两个表示,四大方法”

  谢国芳(Roy Xie)

    Email:  roixie@163.com



§理论纲要——“一个关键,两个表示”

§四大方法—— 逆读法、解读法逆听法、解听法    


四大方法——逆读法、解读法、逆听法、解听法

逆读法和解读法是征服语言的文字表示(即任何一门外文)的最快速有效的方法!

逆听法和解听法是征服语言的声音表示(即任何一门“外语”)的最快速有效的方法!

l    逆读法


“逆读法”是在看不懂原文的情况下,先看一段译文再看一段原文的外语学习方法。

普通的阅读是从已经认识的文字符号读取意思,而“逆读”则是反过来,把已知的意思“加载” 到原先不认识的文字符号上,其主旨并不在于“读”,而在于“认字”——破译陌生的文字符号即生词的意思,在语流的自然流进中扩大词汇量。

因为通过译文知道了一段原文的整体意思后(当然这要求译文相当准确),就好比一下子统领了全局,控制了制高点,让我们能够如流水自高而下一样把意思分配到原文的各个成分直到一个个单词上面,从而轻松地推断出那些生词的意思[1]

当然这一推断生词意思的本领也是需要练的,这不啻于是破译密码(code breaking),是解决问题(problem solving),是智力游戏(intellectual game),需要动用你全部的语言能力和聪明才智,带有诱人的挑战性和刺激性,也会让你享受到猜谜般的乐趣和自己发现的快乐(joy of discovery),所有这些提供了强大的学习动力,保证达到最佳的记忆效果。(用逆读法破译生词和死记硬背的效果有云泥之别,一个是其乐无穷,一个是其苦无比;一个是由内向外主动出击求索来的东西,自然不容易忘记,一个是由外往内被动接受塞进去的东西,自然很容易忘记。)

逆读法的绝妙远不至此,更加重要的是,在逆读的过程中我们的中心焦点(central attention)虽然是“认字”,但同时余光或者说边缘注意力 (peripheral attention)也散落在文字流上,从而也自然而然地培养出了对文字流的感悟和理解能力——也就是阅读能力。

尽管一开始我们对原文的理解完全依靠译文这根拐杖,但经过大量的积累就可以慢慢减少对这根拐杖的依赖性,独立自主地读懂一些相对容易的段落了。而且我们还可以时不时地复习之前用逆读法“读”过的段落,看自己这时候不依赖译文能不能“独立自主地读懂”——看了译文明白后的意思能否成功地脱离译文“移栽”到原文上面。

“有心插花花也成,无心插柳柳亦荫”,逆读法的中心任务是“认字”——极力扩大词汇量,这是我们的用心所在,收获巨大自不必说,更妙的是,我们在不经意之间同时培养了阅读能力,这个自然生成的副产品(by-product)的价值实在是太大了,也为顺利过渡到下一阶段——解读法创造了条件。

逆读法对初学者来说是闪电突破一门外语(准确地说是外文)的最快方法,而对于已有相当水平的外语学习者,则可以巧背速记大量单词兼提高阅读能力。

逆读法的要领

对于不管处在什么水平的外语学习者,在运用逆读法的时候,关键是找到最优化最适合自己的双语对照文本(参见本站的“国芳多语对照文库(Xie's Multilingual Corpus)”),持之以恒地把逆读进行到底。

最优化最适合自己的意思是:

1.文本包含适当数量的生词。我们的中心任务就是要消灭这些生词,在逆读的过程中见一个“灭”一个,所以为追求最高的学习效率,生词多多益善,生词越多,我们的收获就越大,但如果生词太多,我们可能就吃不消——无法根据译文推断它们的意思了。生词到底占多大的比率,取决于每个学习者的现有词汇量和语言天赋。总的原则一是要量力而行,二是可不求甚解,有些过难的句子和单词可以暂时置之不顾,别让它们迟滞你向前推进的速度。

2.自己读不懂原文但看了译文之后“觉得”可以比较轻松地“看懂”原文,确定生词的意思。(注意,逆读材料的难度可以大大高于阅读材料,对于只能读懂简易读物的学习者,说不定可以用逆读法研读原著。)

3.文本的内容是自己最感兴趣最迫切想知道的(这能产生解密的强大动力)。

4.译文力求忠实、精确,和原文的词汇尽量一一对应,并最好保持相同的句法结构,以方便我们找到和原文的对应关系。


 

l    解读法

解读法分两个步骤:

第一步:尽自己之最大的能力研读一段原文,明确哪些地方能读懂,哪些地方读不懂,碰到生词和疑难在脑袋中打上问号,产生困惑和求解的渴望。

第二步:看译文推断生词释疑解惑“增益己所不能”。对照译文后一个个生词的意思就能自然而然地推断出来,一个个疑难和困惑也会迎刃而解,豁然开朗。同时也核对自己原先的理解是否正确,纠正其偏差。(和逆读法一样,我们要求译文必须十分忠实准确,在词汇和结构上也和原文尽可能保持对应关系。)

随着自身能力的提高,我们对译文这根拐杖的依赖性不断降低,直到最后可以将其彻底抛弃,独立自主地解密任何文本了,这时候解读就自然地过渡到了阅读。

逆读和解读这两个阶段并没有严格的界限,我们采取哪种方法,取决于自身能力和文本难度的对比。我们读不太懂的东西可以用解读法,解读法还不行就用逆读法,也就是说,解读材料的难度高于阅读材料一个档次,而逆读材料的难度又高于解读材料一个档次。比如在读一本英语小说的时候,容易的部分我们可以独立自主地阅读,较难的部分我们可以用解读法,更难的部分则可以逆读法,它们是可以同时交叉进行的。

如果说阅读只是和自己旗鼓相当的敌人作战,那么解读则是与明显强于自己的敌人作战,逆读更是与数倍于己的敌人的战法。比如说你现在只学完了《新概念英语》第一册,那么你就可以跳过第二册,解读第三册,或者逆读第四册,解读和逆读是跳级式的学法,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个“虎”就是生词),长驱直入,纵深突破之战法。我们不必在乎一城一池之得失,只着眼于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这个有生力量就是词汇,包括新词汇的扩张和旧词汇的巩固,如果说阅读材料几乎没有生词,解读材料的生词可占二三成左右,而逆读材料的生词则更多,在逆读和解读的过程中行进间大批量歼灭生词、扩大并巩固词汇量是我们摆在明处的辉煌成果,而阅读能力则在底下自然而然地暗自生长。和死背单词不同,也和普通阅读不同,逆读法和解读法把词汇和阅读这两大难题有机地结合起来,实现了绝妙的一体化整合解决,达到最高的学习效率。

从阅读到解读到逆读在难度上是向上跳级,在能力上又可以向下覆盖。比如在依靠中译文逆读或者解读完了原著之后,你自然积累起来的阅读能力虽然在一时之间或许还对付不了同等难度的作品,但对付一般的文章已经不在话下绰绰有余了。这是先难后易之法。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因为你攀缘的是绝顶高峰,就算只爬到了半山腰,那些众小山们也早已经在你脚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