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Homepage)                                      欢   迎   访   问  谢  国  芳 (Roy  Xie) 的  个  人  主  页
Welcome to Roy Xie's Homepage
 返回 (Return)

 

破解外语听说能力的奥秘

  —— 谢国芳(Roy Xie)                                   Email:  roixie@163.com

 

目录

一、音义结合强度的核心作用

二、提高听说能力 = 提高音义结合度

三、比“扩大”更重要的是“拓深”



一、 音义结合强度的核心作用


一门语言是由众多音义结合的符号——语言符号(即我们通常所说的单词)组成的系统。

语言学习的关键在于各语言符号、也就是单词的声音和意义在学习者大脑中的结合强度,我们可以把它简称为音义结合强度。

相对于音义结合强度这一根本问题,语言学习的其他问题都不过是细枝末节。

一个外语学习者和一个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native speaker,以下简称母语人士)之间的最大差别,并不在于前者的语法差,词汇量少等等,所有这些都不过是量的欠缺,以此为依据的测试成绩给人的感觉似乎一个外语学习者和母语人士无非是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差,或者90分和100分之差(甚至可能倒过来是外语学习者100分,母语人士90分。2005年武汉《楚天都市报》曾用当年的英语高考试卷考五个老外,结果他们的平均成绩仅为79分,只相当于我国中等考生的水平。很多人对此感到困惑不解,那么,究竟是测试对象——老外的问题,还是测试方法——我们的高考试卷的问题呢?答案显然是后者。其实,只要明白了语言能力的根本在于音义结合强度,就很容易理解这一“反常的”测试结果,要知道老外的“厉害之处”不在于他们的语法知识[1],而在于他们头脑中词汇的音义结合强度(一个个都是无穷大),倘若以此为测试内容[2],那么,老外就个个都差不多能拿满分,而我们的考生很多则要不及格(因为他们虽然也“掌握了”相当数量的英语单词,但其音义结合强度普遍较弱,最极端的情形就成为所谓的“聋哑英语”[3])。但我们其实心中明了,我们对于外语的掌握和母语的掌握有着“质的差别”,而如果一个语言测试测不出这种差别,那只能说明它没有测到“点子”上,没有测到语言的根本所在。

拿听力来说,母语人士在彼此交谈,特别是在看原版电影或者电视的时候,其最大的优势同时也是一个在外语学习者眼里最不可思议望洋兴叹望尘莫及的“奇迹”(其实只要反观我们自己的母语这一点“奇迹”一点不奇),就是不管语速有多快,快到如连珠炮奇发、机关枪猛射,他总能轻松自如毫不费力地遍听懂,根本不需要任何有意识的思考。我们说,在母语人士那里,声音总是自动地同步地“实现”为意义,两者之间没有丝毫的间隔或者说时间差。

而在一个外语学习者那里,即便每个单词都听清楚了,也总要费些脑子,需要有意识地“想一下”才能明白意思,这“一想”就造成了时间差,使得理解意思比听到声音“慢一拍”,也就是说,声音并不能“自动地”、“同步地”转化为意义,两者之间总存在着或多或少的间隔或者说时间差。

而这个时间差,即你的大脑从听到某个单词的声音到领悟其意义、或者说声音“触发”意义的时间,正是音义结合强度的一种客观度量。我们可以称之为它音义触发时间(triggering time)或者说反应时间(reacting time)。触发时间越短,表明音义结合强度越强。触发时间越长,表明音义结合强度越弱。也就是说音义结合强度与触发时间成反比,即我们可以认为声音和意义两者在时间上的“距离”表征了它们在我们大脑中虽互相趋近但并没有完全重合、合为一体的“距离”。

类似地,在口语中你的大脑把意义“实现”为声音——即从你想到某个意思到脱口而出说出某单词的时间就是义音触发时间,它也是音义结合强度的度量。

你熟悉的词,就是音义结合强度较强,触发时间较短的词。

你不熟悉的词,就是音义结合强度较弱,触发时间较长的词

而一个生词就是在你的脑子里音义结合强度等于零的词。

一个单词在你大脑中的音义结合强度的最终度量体现在当它含于原声声音语流时你辨听出它的速度和容易程度。

很多外语学习者有这样的体会,很多单词一个个念都认识,但一旦含在像原声电影、电视、广播那样快速的语流当中就会被掩盖、干扰、淹没而无法辨认,或者很久之后才反应过来。(笔者曾经举办过看电影学英语的讲座,有时候一句快速的对白说完后很多人竟然连一个单词也听不出来,写出来却没有一个不认识的词。)这就好比我们和某个泛泛之交面对面时认得出来,但一旦对方混入人群后就认不出来,然而倘若对方是你的一个十分亲密的朋友、亲人乃至爱人,那么即使在成千上万的茫茫人海中,于匆匆一瞥、惊鸿一现之际,我们也能认出她(他)呀!

把一门外语的词汇“内化”,使其音义结合强度不断增强的过程,不恰似我们和某人相识、相知到相亲相爱、即亲密程度(affinity)不断增强的过程吗?

在这个意义上,音义结合强度(可简称为音义结合度)叫做“音义亲合度”也许更形象贴切吧。

 

二、提高听说能力 = 提高音义结合度

听力的问题归根结底是音义结合强度的问题。

对很多人来说,听力差并不是因为不认识那些单词,听不出那些单词,一个个写出来都认识,慢慢地念也都认识,但连成一片速度一快之后就反应不过来了,还在琢磨一个词的意思呢,紧接着又溜过去好几个了。所以,听力的关键在于从听到单词的声音到悟到其意思的反应时间——即音义触发时间,也就是音义结合强度。

试想,如果每个单词的音义结合强度足够大,也就是说音义触发时间充分短,听到任何声音都能瞬间想到意思,你的听力还会有问题吗?

口语的问题说到底也是音义结合强度的问题。

试想,如果每个单词的音义结合强度足够大,也就是说义音触发时间充分短,我们想说什么意思都能立即想到对应的词儿,我们的口语还会结结巴巴、支支吾吾吗。

大致说来,听说要过关需要满足下面的条件:

听力理解的必要条件:平均音义触发时间<(声音语流的)平均单词间隔时间

口语流利的必要条件:平均义音触发时间<(被认为是流利语流的)平均单词间隔时间

决定平均单词间隔时间的就是语速,慢速英语比较容易听懂,而“快速英语”——实际上对母语人士来说是正常语速的英语——就很难听懂,即听力材料的难度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其语速决定的,要想听懂很快的英语需要很强的音义结合度。

母语人士在彼此对话时,不但每个单词的音发得很快,很多时候单词与单词之间几乎没有间隔(或者真的没有任何间隔,如连诵等场合),要想听懂这样的声音语流,在听到任何声音的同时都必须即刻领会其意思,即平均音义触发时间必须几乎为零,音义结合强度差不多要达到无穷大(接近母语的水平),而这是需要长年累月的努力才能实现的,决非一朝一夕之功(音义结合强度从零增强无穷大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明白了这个道理,你就会明白,任何语言速成的“神话”——诸如“一个月包会”之类都是不攻自破的谎言。)

笔者碰到过许多旅美多年的中国人,听他们说英语简直跟老美没有什么区别,但他们却听不懂美国的电影和电视。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一“怪”现象其实很容易解释——要听懂原声影视实际上需要比说一口(被认为是)流利的口语更强的音义结合度。这是因为:

(1)原声影视的语速很多时候快于通常被认为是流利的口语。

(2)原声影视的词汇量远大于日常口语,声音语流中不少陌生的单词(音义结合强度等于零的单词)和不熟悉的单词(音义结合强度较弱的单词)的出现造成了听力障碍。


三、比“扩大”更重要的是“拓深”

一般人都知道扩大词汇量的重要性,但比“数量”更重要的其实是“质量”——即它们在你大脑中的音义结合强度。

类比于人际关系,很多人都知道发展交际网、广结人缘的重要性,但真正重要的其实并不是你认识多少人,而是你和你认识的人熟悉到什么程度。

刚刚记住一个生词,只是从零开始建立音义结合键,好比和某人的初次相识。

我们不熟悉的、音义结合强度较弱的单词,只是我们的泛泛之交。

我们熟悉的、音义结合强度较强的单词,才是我们的亲朋好友。

我们和某人见了一面就算认识了,但我们所认识的人根据亲疏程度的不同,占有我们心中不同的位置,从一般相识到亲朋好友,别人对我们的价值,不是由我们是否认识他们,而是由我们和他们亲近到什么程度决定的。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泛泛之交数量再多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关键时刻能帮上忙的也就是我们最要好的朋友和亲人。

同样道理,词汇于我们的价值,也恰恰是由我们对它们的熟悉程度——即音义结合强度决定的。这一点我们在上面对听力的分析中已经看到了,在听力中至关重要的是从声音到意义的反应时间或者说触发时间。我们熟悉的单词很快很容易就听出来了,而不熟悉的单词则比较费劲,需要较长的反应时间,有些单词虽然慢慢地念、或者写出来我们也声称“认识”它们,但其音义结合强度薄弱到怎么也听不出来、想不起来的程度,它们对听力造成的障碍是和完全的生词一样的。口语中也是如此,我们能够堂堂正正、响响亮亮脱口而出的正是那些最熟悉的单词,而让我们支支吾吾、结结巴巴的正是那些我们“似曾相识”却不熟识的单词。

这一点,可以说是外语学习的中心特点,即在外语学习中,重要的其实并不是你认识还是不认识什么的问题,而是你认识和熟悉它们到什么程度的问题,熟悉程度具有最高的价值(我们的母语正是我们熟悉到家的语言)。语言的方方面面无不如此,但最核心最重要的是我们对于词汇的熟悉程度——音义结合强度。

据说美国的普通农民所用的词汇不过千余,但他对它们熟悉到何种程度啊(一个个音义结合强度都是无穷大)!所以其威力自然胜过一些虽然号称词汇量几千、但其音义结合强度不知几何的人。把你所掌握的词汇比作一支军队,那么重要的不是兵员的数量(衰兵羸卒虽号称几万之众又有何用),而是每个士兵战斗力的强弱,词汇的音义结合强度就相当于这个战斗力。

 

 注 解

[注1] 按照湖北省十大名师之一的张庆圭老师的说法,“如果专门考语法,外国人甚至考不及格。”

[注2] 这样的测试法是有的,而且非常简单,参见拙著《解密英语》附录三——听录测试法(Transcribing Test)及其评分标准.

[注3] 用我们的术语说,“聋哑外语”的实质就是在学习者的大脑中词汇的音义结合强度薄弱到几乎为零(虽然“字义结合强度”可能很强,很多单词写出来都认识),因此对语言的“声音表示”的掌握很差(虽然对“文字表示”的掌握能力很好,阅读能力很强)。

→ 参见 二个表示——“声音表示”和“文字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