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真正的书”
                                 ——《解密英语——学外语从零点到绝顶的最速路径》序                                                                                                              

         英国杰出的散文作家和艺术评论家罗斯金说过,一切书籍无不可分作两类:一时的书与永久的书。一时的好书(勿论坏书)往往不过是一些供你来观阅的有益或有趣的谈话。讲话要印成书册主要因为讲话人无法对千千万万的人同时讲话,如果能够,他会愿意直接来讲的——书卷只是他声音的扩充罢了。而书籍就其本质来讲,不是讲话,而是著述。作者由于发现了某些事物真实而有用,或者美而有益,因而感到有话要说,据他所知,这话还不曾有人说过;据他所知,这话也还没人能说得出。因此他不能不说,而且还要尽量说得清楚而又优美;说得清楚,是至少要做到的。[1]

        按罗斯金的这一分类法,我国每年出版的成千上万的图书绝大多数都只能归到前一类,而后一类的——真正的书,永久的书,诚然是多乎哉不多也。

        《解密英语》不折不扣地属于后者。

        眼下虽然外语热持续升温,市面上各种外语书籍泛滥流觞,可还没有哪一本书对于外语学习这个问题讲得这么深刻独到,这么透彻明了。对于怎样学外语,我们不乏各种各样经验的流派、主观的见解,然而诚乎缺少《解密英语》那样一种理性的思考,一种宏观的把握,一种系统的方法,一种演绎的建构。

        在第一章,作者就以高屋建瓴之势,从语言是声音和意义的结合这一普遍原理出发,在现代语言学之父索绪尔的语言符号理论基础之上,独创性地引入音义结合键这一革命性的概念,继而以雄辩的逻辑步步引申、层层递进,最终令人折服地揭示了外语学习的根本奥秘,一个历来为纷繁芜杂的表面所掩藏的简单内核,一个朴实无华而又极其深刻的客观真理:即词汇的声音和意义在我们大脑中的结合强度(即音义结合键的强度)乃是听说能力的关键,是决定语言能力的头等重要的内在隐变量。作者的论断外语学习的核心过程就是音义结合键的强度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不断增强的过程。 [2] 可以说一举建立了关于外语学习的唯物主义哲学,无论在实践还是理论上都必将对外语学习和教学产生巨大的影响。

        打个比方,如果说一个外语学习者头脑中的词汇构成了其语言官能的经济基础,那么这些词汇的音义结合键强度(通俗地讲就是他对这些词汇的熟悉程度)正是该经济基础的厚度或者说发展指数,这样一来,作者所提出的外语学习的中心任务就是尽快建立并不断加强音义结合键的观点,其道理就和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集中力量发展生产力的唯物主义发展观如出一辙。而传统外语教学的最大弊端正在于违背了这一科学发展观,过分侧重于语法等上层建筑的建构而忽视经济基础的增厚[3],从而注定了是事倍功半之策,本末倒置之举,用英语讲就是Put the cart before the horse。因为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的支撑,凭空费力搭建起来的上层建筑不过是徒有其形的空中楼阁(除了应付考试之外毫无用处);而随着经济基础的增强,上层建筑会自然而然地自动建立并逐步完善,并不需要专门费力经营(正如小孩学习母语那样)。

        那么,什么才是外语学习的最佳方法或者说最短路径呢?(这等价于什么样的方法才能最快速有效地建立并增强经济基础——音义结合键)在接下去的方法篇中作者给出了绝妙的答案。

        如果说书中所提出的四大方法中解读和解听两法尚有人无意识地运用(但并没有认识到其本质内涵),那么逆读法和逆听法则完全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大胆创新,令人叫绝:原来外语还可以这么学!这是一种体现大气魄、大智慧的战略,一开始就放眼全局、把征服整个语言作为目标,对其实施一种鲸吞式的渗透与进攻。而传统的外语教学法则是蚕食式的战术,一步一步(step by step),循序渐进,固然有巩固扎实之好处,但牺牲的却是效率和速度,而后者其实是远为更加宝贵的。拿围棋作比方,围棋的棋理其实相当简单,就是如何以等量的棋子控制最大的地盘(正如外语学习法的核心问题是如何以等量的时间获得最大的学习效果),我们看到,高手下棋总是采取鲸吞式的战略,时时胸怀全局,在布局阶段就将棋子稀疏飘逸地散布全盘(以求发挥每个棋子的最高效率);而下手走棋往往是蚕食式的,只知道一小块一小块地啃过去,将棋子密密麻麻挤成一团,这样占地盘委实“巩固”极了,但效率也低到了极点。作者提出的逆读、逆听、解读、解听四大方法和传统外语学习法的优劣高下之分与此相若。[4]

         钱钟书等语言大师学外语不看教科书而径直阅读原著(最近看一篇对精通英、德、法、日、俄五国外语的当代著名作家和翻译家钱定平先生的采访,亦是如此);美国总统杰弗逊为了学习希腊文,竟然不惜把一本珍贵的1572年首版普鲁塔克《希腊罗马名人传》一页一页地撕碎和英译本粘贴在一起(用作者的话说,为了进行对比式的解读或者逆读),德国神童卡尔学外语也是直接读原著,碰到生词和不懂的地方就问父亲(这是典型的、也是最好的“解读法”),这些都印证了作者的外语学习理论的正确和方法的巨大优越性。

       罗斯金说,“综其一生他往往发现,某件事物或某些事物在他特别了然于胸,这件事物,不论是某种真知灼见或某种认识,恰是他的世间福分机缘所允许他把握的。他极其渴望能将它著之篇章,以垂永久。这个便是他的‘著作’;而这个,在一般人力所达到的有限范围,而且也不论其中表现了他真正灵感的多寡,便无疑是他的一座丰碑,一篇至文,这便是一部真正的书。”

      《解密英语》正是一本这样的“真正的书”,一座凝聚了作者关于外语学习独特思考和卓越见解的丰碑。



注解

【1】这一段的英语原文参见 True Books by Ruskin,摘自罗斯金的散文集《芝麻与百合》(Sesame and Lilies)。

【2】 有趣的是(见王蒙《欲读书结》“东施效颦话词语”一文),商务印书馆1962年出版的《汉语词典》对“学习”一词下了如下的定义:

“学习为外界之刺激与内界之反应在神经中枢中组成感应结之历程,感应结系指感觉神经元与筋肉神经元之结合而言,唯感应结初造成时不甚强固,必然反复练习,始能使神经通路顺遂而无阻,故称学习。”

   把这段话具体应用到外语学习,那么,“外界之刺激”就是外语的声音,“内界之反应”就是(学习者头脑中)意义的生成,而“感应结”就是作者引入的音义结合键,于是,学习的这一貌似奇特实质却十分科学的定义正好有力地佐证了音义结合键从弱(“初造成时不甚强固”)到强(“顺遂而无阻”)不断增强是外语学习核心过程的论断。


【3】 对于传统外语教学的弊端,人民大学教授顾海兵的长文“学不致用—中国公共外语教育反思”(2004/9/24 南方网-南方周末)作了深刻的揭露,现摘录几段如下:

“由于学习目的有误,使得学习内容不是以学生、专业、生活为本位,而是变成了外语教师的钻牛角尖。笔者随机抽查了几本英文教材,发现公共外语为了追求所谓的高级内容,不得不走向大而全、多而杂、偏而怪之路,似乎要把我们的每一个人都培养成为外语专家。”

“学习方法不当,学习年限过长,本来语言是用于说与看,但现在看得少,说的少。看得少是指该看的外文原文少,该看的专业外文少,不该看的东西如所谓的语法、特例看得多,结果真看原文反而看不懂、看得慢。笔者随机翻了一本名为《高中英语语法大全》(李陆桂主编)的书,其第18章是讲主谓一致。共讲了主谓一致的13种情况。笔者真是不解:这究竟是在学语言还是学技术?恐怕连美国人也说不全、记不住主谓一致有13种情况。语言原本是很活的东西,你非要把它定格,把它变成语言学。如此,外语学习不是钻进牛角尖了吗?其实多看原文、少讲规则,自然就熟了。”


【4】 关于传统外语教学的效率之低,顾文痛切地说道:

“当今中国的9年制义务教育及3年制高中教育中,已经学习公共外语多达9至12年,世界上有什么非高级的课程需要学这么多年?甚至还要在大学继续(强制)学习2年?依笔者经验,我们的大学生、研究生在学习十几年的公共外语之后,其阅读专业外文原著的能力与外文写作的能力仍极其薄弱!(勿论听说能力!——Roy Xie)

“我们的大学生、研究生们及各类人才在学校里学了这么多年外语后,其考托福、GRE、英语四级、六级及实用的能力并不高(致命的其实是后者,有些人考托福、GRE、英语四六级的本事很高,可英语实用能力极差!——Roy Xie,他们还需要到校外去参加由新东方之类的民办学校所提供的外语培训。”

“几乎可以公认,作为中国教育体系中持续时间最长、投入力量最大的外(英)语教育是在相当程度上是失败的,有教授把它说成是″摧毁中国素质教育的一把利剑″(《文摘报》2004.8.22)。与时间成本、费用成本、机会成本相比,外语教育得不偿失。绝大多数人在学习十几年外语之后,其实际外语能力仍很低(也有少数外语学得好的人,但都不是课堂教育的结果,而归功于自己课外功夫,如常看原版影视和网上各种原声视频节目等。——Roy Xie)。中国人智商、情商并不低,何以外语学习效果如此之低呢?”

 






网站首页 (Homepage)                                   前页(Previous Page)                                         下页(Next Page)                               返回 (Return)

 

 

 

 



Copyright © 2005-2012 by Guofang Xie.    All Rights Reserved. 

谢国芳(Roy Xie)版权所有  © 2005-2012.   一切权利保留。
浙ICP备11050697号